新时时彩开奖查询|新时时彩走势图
首页 >> 新能源科普 >> 新能源科普 >>印度光伏保障措施稅再起波瀾:遭業界抵制 暫不強制實施
详细内容

印度光伏保障措施稅再起波瀾:遭業界抵制 暫不強制實施

印度財政部7月30日宣布對中國、馬來西亞及發達國家進入該國的太陽能光伏產品征收保障措施稅后,此舉在印度業界飽受抗議和抵制。為此,印度財政部于當地時間8月13日再次發布公告暫緩征收上述防衛性關稅。

印度財政部(Government of India,Ministry of Finance,Department of Revenue Tax Research Unit)在公告中稱,根據奧里薩邦高等法院(The Hon’ble High Court of Orissa)申訴令的臨時指令——“將不堅持課征”此前宣布的保證措施稅。當地時間7月30日,印度財政部發布光伏保障措施調查終裁征稅令,決定對中國、馬來西亞及發達國家進入該國的太陽能光伏產品(包括晶體硅電池組件和薄膜電池及組件)征收為期兩年的保障措施稅:2018年7月30日至2019年7月29日,稅率為25%;2019年7月30日至2020年1月29日,稅率為20%;2020年1月30日至7月29日,稅率為15%。如若該進口貨物同時被征收反傾銷稅,則可在保障性關稅內扣除。

作為一項臨時救濟舉措,保障措施稅意在“防止印度本國的太陽能工業基礎遭受侵蝕”,但無疑將令印度國內在建和新建光伏項目的不確定性陡增。若最終實施,無論對外國出口商還是印度本土的安裝商和進口商來說,都是一記打擊。印度擁有宏偉的太陽能發展目標,計劃到2022年裝機總量達到100GW(1GW=1000MW)。但截至去年底,該國累計光伏裝機僅約20GW,距離莫迪雄心勃勃的目標依然有不小的距離。由于本土制造業發展相對落后,印度國內的既有內需供應不足,完成上述裝機計劃需要借助國際產能。在印度國內,由于帶來了額外開發成本,光伏保障措施案自提出以來便遭到諸多質疑,被稱為對項目開發商而言“非常有害的”、“弄巧成拙”的做法。

但被暫緩實施并不意味著印度保障性關稅取消。截至目前,最終結果仍是未知數。在項目開發商Acme Solar和Vikram Solar對保障措施稅提出質疑后,該提議正等待奧里薩邦高等法院進一步審理。

印度對進口光伏產品發起保障措施調查始于2017年12月。當地時間12月19日,印度財政部發布公告,決定依據印度光伏生產商協會的申請對進入印度的太陽能光伏產品(包括晶體硅電池及組件和薄膜電池及組件)發起保障措施調查。中國國內立即啟動抗辯,商務部貿易救濟調查局于去年12月22日公告各利益相關方于立案之日起30日內向調查機關提交評論意見。機電商會于當年12月27日召開應訴協調會,并組織56家企業進行無損害抗辯。

今年1月5日,印方做出該案初裁,印度保障措施總局向印度中央政府提出臨時措施建議,即對進入印度的太陽能光伏產品征收70%的從價稅作為臨時保障措施稅,為期200天。7月16日,印度貿易救濟總局(DGTR)提出,建議對進口電池片及組件征收兩年的保障措施稅。印度財政部于7月30日發布光伏保障措施調查終裁征稅令。

歷史上,印度曾屢次宣稱將對進口光伏產品進行雙反。2012年11月23日,印度反傾銷局對外宣布其根據印度太陽能生產商協會申請,決定對來自中國大陸、中國臺北、馬來西亞和美國的太陽能電池進行反傾銷立案調查。2014年5月22日,印度商工部就該案發布終裁,并建議征收0.11美元至0.81美元每瓦的反傾銷稅。最終,印度財政部選擇不執行印度商工部的裁決,此番印度對中國光伏企業的反傾銷、反補貼調查以無稅結案。2017年7月,印度商工部反傾銷局發布公告,稱應其國內產業申請,決定對自中國大陸、臺灣地區和馬來西亞進口的光伏電池及組件發起反傾銷調查。今年3月,印度商工部發布公告,決定終止上述反傾銷調查。

2017年,中國是印度最大的光伏組件供應國,印度也是中國最大的海外市場。去年全年,中國出口印度的組件總量達到9.46GW,占出口總量的25%左右。保障性關稅若實施,中國光伏產品進入印度市場將遇阻,中國企業可通過在海外建廠布局產能進入印度市場,或轉向其他暫無關稅壁壘的光伏新興市場。
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
新时时彩开奖查询 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欢乐生肖开奖记录 新生彩票注册 重庆时时彩杀号技巧 时时十大信誉的平台 时时彩四星稳赚平刷 不倒翁投注法的原理 足彩套利 重庆时时彩5位精准预测 兴发娱乐官网